新手婶婶上路啦【1】

✔只有人物对话

✔欢脱向,可能会有人物ooc

✔无cp

十六岁的男子高中生第一次担任审神者一职,因为年龄太小,经验尚浅,时之政府派遣监察官对他给予指导……

1.

监察官:“作为审神者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选择你的初始刀……”

监察官:“怎么了,一直在看着我?”

审神者:“我有话想说……算了,是选初始刀对吧?”

2.

监察官:“……首先第一把刀是加州清光,冲田总司的爱刀……”

监察官:“你到底瞅啥瞅啊?”

审神者:“瞅你昨滴?我就不明白了,你大热天的披着被子,还把脸给遮起来,你是不是有病啊?”

3.

审神者:“上司我错了,别打我。”

4.

监察官:“我说了那么多你听懂了吗?”

审神者:“听懂了,反正五把刀随便选一把就行了,简单,让我来抓个阄!”

监察官:“你根本就没懂,我是让你认真选!”

审神者:“哈,不都是打刀吗,应该都一样吧?”

监察官:“明明不一样!认真选。”

审神者:“如果我认真选择的话,你会尊重我的选择吗?”

监察官:“当然,毕竟你才是审神者。”

审神者:“好……好的!我想选那个金闪闪的黄金圣斗士,看起来超cool!!!”

监察官:“不行!”

审神者:“??!”

5.

审神者:“那……我要那个带枪的男人。”

监察官:“不要!”

审神者:“……那那个胸口佩牡丹和有东北味的披风的风雅人士呢?!”

监察官:“拒绝!”

审神者:“到底是我选刀还是你选刀啊?”

6.

审神者:“不行了,剩下只有两把刀了,你觉得这个和你一样裹着白布的男人怎么样?”

监察官:“……”

监察官:“……哦,不怎么样……”

审神者:“好的,就决定是你了,加州清光!”

监察官:“呵呵。”

审神者:“你到底想怎样?!”

7.

监察官:“其实我不介意你选哪把刀,一点……也不介意。”

审神者:“你骗鬼啦!”

8.

审神者:“要不还是掷骰子吧?”

监察官:“哦……无所谓。”

审神者:“干嘛一副失望的样子?”

9.

审神者:“好了投掷骰子,得出的结果是……”

审神者:“6?!”

10.

审神者:“好了我任性的上司,你来帮我选吧!”

监察官:“哈?什么……让我选……我也不是……”

审神者:“给你三秒种时间重新组织语言。”

监察官:“这么点小事还让我来代劳,真让我失望。”

审神者:“???”

10.

审神者:“重新确认一下,陆奥守吉行。”

监察官:“不行。”

审神者:“歌仙兼定。”

监察官:“不行。”

审神者:“蜂须贺虎彻。”

监察官:“不行。”

审神者:“加州清光。”

监察官:“不行。”

审神者:“山姥切国广。”

监察官:“……不行!”

11.

审神者:“就决定是你了,出来吧。山姥切国广!”

12.

被被:“我是山姥切国广……你那是什么眼神,介意我是仿造品吗?”

监察官:“呵……”

审神者:“你好,山姥切,呃……上司,你为什么要瞪我?”

———————————————————

暂时更到这,第一次写欢脱向的,希望能得到支持。(◦˙▽˙◦)

本文无cp,大概,随时会弃坑吧……


谈谈我对长义的看法

1.长义对婶婶的态度

为了解答我之前问的一个问题←_←: http://bai55678.lofter.com/post/1e92dece_12c2fdb9a

注意我是想到哪儿写到哪的,不打草稿的那种,所以可能很混乱。

台词来源:贴吧的hachime和微博

台词指正:来自微博的大大丸様

一开始大家不都认为长义作为高贵的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对婶婶应该是冷淡,礼貌的态度。再加上他的官方介绍也说了“美丽而傲慢”以及监察官状态时的高姿态,莫名的觉得难相处啊。

但是后来听语音觉得不对劲,长义对婶婶是很礼貌,很温柔的,而且并不不在意婶婶。 然而日语经过中文翻译之后,原来的温柔可爱消失殆尽,莫名的很直球。 这种情况是很常见的,举个例子,APH里本家给诺子写了一句介绍来概况他对丁马克的态度(找到日语原文了再补上……),常用翻译好像是经常欺负丹/麦(丁马克)但当事人似乎并不自知。日语原文应该有诺子喜欢暗地里戳戳丁马克,但本人毫无自觉,那句话有一种女性埋怨男方太迟钝没反觉的感情,翻译成中文后这种感情没了。

然后根据大大的台词指正,长义本丸的一句台词(反正也没有什么损失),类似于爷爷的(哈哈哈,没关系随便摸),只是说的很含蓄,有意味深长的感觉,而且感觉没说完。【简而言之就是希望你多摸摸他。】

然后还有一句台词,贴吧的翻译是(作为拥有能力者,应该把能力发挥出来) 微博翻译是(我那么欢迎,就应该多付出) 因为很复杂,所以贴大大的原话:

「持てる者こそ、与えなくては」指的是有所持者当施予他人,有点类似达则兼济天下的感觉(翻译给的是我这么受欢迎应当多付出)。以及这句话有点意味深长,因为有个对义的持たざる(一无所有的人)。 结合其他语音,「持てる者こそ、与えなくては」指的大概是自己斩杀怪物的能力……

意思比较接近的应该是贴吧翻译。 个人感觉长义有相当一部分语音是在征询婶婶的意见的。 如【想要我跟着你吗?】之类的。

长期恭迎语音的语气感觉特别委屈。 长义对婶婶肯定是有感情的。 他在婶婶给他御守时会告诉婶婶没有担心的必要,虽然讨厌马和种田但也没埋怨过婶婶。 周年语音像个前辈,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长义没叫过婶婶主人,还曾是婶婶的上司,感觉谜之平等啊。

而且监察官大人在女性向杂志上是C位……官方是不是在暗示什么?→_→

2.长义对前主人的态度 每个刀的刀纹是很值得研究的。长义的刀纹是由长尾显长的家纹和后北条的家纹【大概】组成的。

长义关注的重心很可能是小田原城。

长义在本丸里没有提过前主。在聚乐第活动的时候提到了北条 氏政,但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有一句语音我觉得很有意思,那就是监察官刚开始说的话【如果不满的话可以反叛】

莫名的想到长尾显长,当年后北条把长义下赐给长尾显长,结果长尾显长拿到刀后就叛变了,被后北条揍了一顿后被迫归降。(求当时长义的心理阴影面积)

不过长义怎么看待前主人特别是长尾显长还是个谜。

【那长尾显长怎么看待长义的呢?我一直在想,长尾显长反叛之后看长义会不会觉得变扭(又爱又恨的感觉)啊?因为是北条氏赐给他的刀,接了刀他就是家臣,可他又不想归顺北条,后来小田原之战他抱着以北条氏家臣的身份的时候,为什么又要堀川国广打造长义的仿品山姥切国广呢?他是因为舍不得让长义在战场上折断而让被被替代他,还是因为他觉得长义是后北条的刀而不是属于他自己的刀?真是意难平。】

3.长义的性格

因为没时间了再加上已经有几个大大分析过了,我下次有时间的时候谈谈。

我现在的观点是,长义的性格是有问题的,或者说他现在的性格和过去的性格应该是有不同之处的。

不然南泉喵也不会说【你因为斩杀了怪物所以内心变得和怪物一样扭曲了吧。】

如果长义的性格没啥问题的话,也不至于被说成内心扭曲了,除非南喵不了解他。

心里有点乱,果然还是打一下草稿比较好。等我思路清晰足以论述自己的观点后,再修改一下。

另一版的山姥切长义台词翻译

刀帐
「山姥切长义。备前长船的刀工,长义的作刀。
我就是长义锻造的本歌,山姥切。
至于某个假货,那是像不像以前的问题」
登录(读取中)「刀love」
登录(读取完毕)「刀剑乱舞,开始吧」
登录(游戏开始)「让你久等了吧」
初次获得「我就是长义锻造的本歌,山姥切。在聚乐第的作战中,这个本丸的实力取得了高评价,因此我被分配到这里……那么」
非初次获得「我就是长义锻造的本歌,山姥切。怎么了吗?一直看着我」
本丸1「哈,反正我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本丸2「作为拥有能力者,应该把能力发挥出来」
本丸3「怎么了吗?一直看着我」
放置「算了,这也无所谓」
负伤「就算去怪指挥不好,也没什么用……」
修行送别「软弱的刀需要去修行。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队长「交给我吧」
队员「这样好吗?我可能会把队长的风头都抢了呢」
装备1「原来如此?」
装备2「呵?」
装备3「要好好装上啊」
一口团子「用甜食来放松一下,吗」
出阵「那么走吧。为了给敌人带去死亡」
资源「哈哈,这不错啊」
到达boss点「对手是怎样与我无关,只要斩了就好」
索敌「给我侦察结果。再根据结果来下判断」
开战(出阵)「久等了吧,你们的死期到了」
开战(演练)「哈哈,那就展现我的战斗吧」
攻击1「这样啊」
攻击2「把你斩了」
会心「一刀两断!」
轻伤1「呵?」
轻伤2「这就结束了?」
中伤/重伤「哈哈,不错……能好好享受」
真剑必杀「从现在开始用全力!后悔吧!」
二刀开眼「看招,倒下吧!」
单骑决斗「只剩下我一个人……好吧,把你一刀两断!」
誉「哈哈,把其他人的风头都抢了吗」
升特「那么,差不多该发挥实力了」
任务完成「任务完成了吗」
内番(养马)「怎么让我照顾马……」
内番(养马结束)「好,结束了结束了」
内番(种田)「田地在讨厌我」
内番(种田结束)「好,结束了结束了」
内番(比试)「训练吗,那我就先上吧」
内番(比试结束)「这种程度吗」
远征「我走了」
远征归来「让你久等了吧」
迎接远征「远征部队回来了」
锻刀「新的刀做好了」
刀装「这样的怎么样?」
手入(轻伤以下)「立刻去治好吧」
手入(中伤以上)「这下,就得休息一会了……」
炼结「就这样,我的力量逐渐提高了……」
战绩「给我看看记录吧」
万屋「想要我跟着你吗?」
刀剑破坏「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为什么……我……!」
审神者就任一周年「就任一周年吗。这就新手毕业了吧」
审神者就任二周年「就任二周年吗。已经挺有模有样了吧」
审神者就任三周年「恭喜你就任三周年。到了这个程度,已经是历战的审神者了吧」
审神者长期出门后恭迎「呵……。……算了,既然这样,这也无所谓」
连续点击(通常)「已经什么都出不来了吧」
连续点击(中伤)「已经明白你很担心我了,快让我休息……」
锻刀结束「锻刀结束了」
修复结束「修复房间空出来了」
更换景趣「装修吗,计划是什么?」
刀装制作失败1「这不是我的工作吧」
刀装制作失败2「我不适合这个」
刀装制作失败3「腻了」
刀装制作失败4「不干了」
活动通知「活动,吗」
装备护身符「在担心我吗,明明就没有这个必要」
比试 山姥切长义&山姥切国广
开始
山姥切长义「这是个好机会。让我告诉你真品的锋利吧,假货」
山姥切国广「……仿制品不是赝品」
比试 山姥切长义&山姥切国广
结束
山姥切国广「……你想让我折断吗」
山姥切长义「实战训练也很重要吧?」
比试 山姥切长义&山姥切国广极
开始
山姥切长义「这是个好机会。让我告诉你真品的锋利吧,假货」
山姥切国广极「吃苦头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结束
山姥切国广极「到此为止吧。这只是训练」
山姥切长义「……啊,的确。度过了一段有意义的时间」
还有在聚乐第活动中撤退时处于监察官模式的长义会根据深入程度有以下三种反应
「太慎重也不好」
「暂时撤退,重振体势吧」
「来到了这里却要撤退吗。……真让我失望」
到了后期基本上都是“真让我失望”
每撤退一次就要被他嘲讽一次……
~~~~~~~~~~~~~~~~~~~~~~~~~~~~~~~~~
以上是刀剑乱舞吧的大佬hachime的台词翻译,已授权,跟微博上的翻译语气,部分句子略微不同。
因为看不懂日本原文,我觉得多看几版台词是有必要的,可以更好的了解本本。(๑´∀`๑)

说真就像微博的那位说的那样,长义到底是怎样看待婶婶的?
无论是放置还是长期恭迎,长义的语音都是【算了,无所谓】,平时也是礼貌疏离的感觉【除了搓刀装失败的时候】,说的话几乎都有征求意见的感觉。←_←